热门搜索:

反托辣斯法 台商对策

时间:2019-05-08 13:38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48

欧盟公平竞争委员会日昨对数家台湾面板厂祭出高额罚款。先前在友达三位高级主管被美国法院禁止离开美国时,国内已有许多对美国反托辣斯法的讨论。然在过去这些讨论中,有几个核心问题未被凸显。这些核心问题是,反托辣斯法的国际化和如何充份利用反托辣斯法对竞争对手作出反击,和本案的可能的诉讼策略。

欧盟昨日的决定,正凸显了反托辣斯法的国际化趋势。传统上,一个国家只对其国民或在其境内所发生的行为行使管辖权。然而美国在五、六○年代后单方面的开始对非美国企业的非在美国境内的垄断行为主张管辖权。美国法院主张只要该行为对美国国内市场产生影响,美国法院就有权审理,并适用美国的反托辣斯法。近年来,欧盟,中国和其它主要工业国也相继跟近,以其国内法适用于非国民且非在其境内的行为。欧盟的决定即是此跨国界管辖权行使的一个好例子。国内面板厂应该体认反托辣斯法国际化的现实,并深切的研究是否其它国家也可能继美国和欧洲之后对其祭出高额的罚款,设法早韩厂一步与该国执法机关进行合作。

一七三亿台币的罚款,凸显了反托辣斯法对台湾厂商的伤害。然而反托辣斯法其实是个双面刃。反托辣斯法可以是台湾厂商最大敌人,但也可是台湾厂商最好朋友。尤其是在智财权上,欧盟的判例明确的禁止拥有优势地位的厂商(dominantfirm)拒绝和其它厂商交易或授权(refusetodeal)。和欧盟比较起来,美国虽然在反托辣斯法和智财权的平衡上更倾向保障智财权所有人,但独佔厂商基于反托辣斯法考量而被迫授权其竞争对手的案件也是时有所闻。二○○九年,英代尔(intel)为了和美国公平交易委员会达成合解,而同意展延其与威盛电子(Via)的授权合约,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目前国内面板厂在美或在欧盟被诉的主因均为价格垄断(price-fixing)。价格垄断不论在美或在欧盟均为当然违法行为。然而构成价格垄断的先决条件是要有一个价格垄断的协议或联合行为(concertedbehavior),国内面板厂也许可以主张虽然面板业者间有讯息的交流,但是并无任何协议。此一抗办的困难处是,在美国或欧盟的判例中都清楚的说到,业者间的交流可以作为法院认定联合行为的证据,除非业者能提出此交流有重大促进竞争的效果。换言之,就算国内面板厂是「清白」的,没有价格垄断之实,它们也很有可能被认定违犯了美国或欧盟的反托辣斯法。另一个可能的抗辩,则是主张面板业有毁灭性竞争的特性。美国最高法院在四十年代曾经一度认可此抗辩。在阿巴拉契煤矿对美国(AppalachianCoalsvs.U.S.)一案中,由于该地区的煤矿业苦于产能的过度扩张,业者为生存,在煤矿售价进行合作。美国最高法院认为如厂商间的合作能稳定产业,并产生更公平价格,则厂商间在价格上的合作并不会被认定是违法行为。此案例发生于大萧条年代,有其特别时空背景,但鉴于美国联邦法院近年来对当然违法行为的限缩解释,此抗辩也许是台湾面板厂一个可能出路。

在欧盟罚款一案中,虽然说国内厂商均感不服想要上诉,但要了解欧盟公平竞争委员会虽然是行政机关,但欧盟法院对其作出的事实认定给予尊重,鲜少推翻委员会的事实认定。由于本案关键之一,是否有协议或联合,基本上就是个事实认定问题(anissueoffact),要上诉成功会有相当的困难。

最后,笔者要呼应刘忆如主委的呼吁,国内企业已经大到有国际性的能见度,不能像过去一样,只重视专利讼诉,应该建立全方面的法务能量,方能在国际化的商战、法律战中胜出。

(作者为圣路易华圣顿大学法律博士候选人)

(中国时报)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