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杜绝政府滥支 改革首务

时间:2019-06-29 14:08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198

马英九总统在五二○发表就职演说,表示「国家要发展,就必须改革」,但改革的重点,除了提出长期的少子女化与高龄化为国安改革问题外,并未将国债赤字削减,列为国安问题级的改革重点,实为莫大缺憾。

依照财政部送到立法院的中央

政府减债计画专题报告指出,截至民国一○○年底,中央政府债务未偿余额为新台币四兆七六九一亿元;地方政府债务未偿余额为七○九八亿元,总计五兆四七八九亿元,逼近国债上限。预估今年底中央政府的国债余额将突破五兆元,而在西元二○一六年底将达五.九兆元。除此之外,尚有潜在负债十四兆元,国债总额依统计更高达廿二兆元,是一个相当迫切的问题。

笔者认为,国债赤字削减之改革首在杜绝政府滥支。当前政府滥支情况有那些可以立即改革的呢?首先,在军公教,公营事业退抚支出方面,由于不当法制之规定,在战后婴儿潮陆续退休之际,政府每年将支出七十余亿元,以致考试院关中院长也要呼吁,不将军职人员列入军公教退抚支出部门。其实,军公教人员领取十八%,公营事业人员领取十三%退休金,是一个过时、不义、「行政自肥」、「立法放水」的制度。可以依照立法当时原意,即以通货膨胀率+五%,为军公教、公营事业人员退休储金之计算方式来改革。即立法当时通货膨胀率约十三%,+五%,为十八%;今日通货膨胀率约一%,则+五%为六%。如此随着通货膨胀率升降,每年调整军公教、公营事业人员退休储金,将可为国库省下四十余亿元之支出。有谓,这会违反「不溯及既往原则」。其实,不溯及既往只是「干涉行政」、「刑事处罚」之原则,而非「给付行政」之铁律。何况,「不溯及既往原则」并不是宪法原则,实质合理差别待遇的平等原则才是!

其次,中央、地方政府及其附属机关,假公济私的出国考察费,宜全部删除。在今日云端、网际网路通行的情况下,十九、二十世纪派人出国考察「洋务」,已无必要。那幺多的驻外单位、海外学人、留学生,有那些外国制度,非得要以「走马看花」的方式去取得?政府若能「共体时艰」的删除假公济私出国考察费,必将获得人民的认同,也将为国库省下数拾亿元之支出。

第三,中央、地方政府及其附属机关数以亿计、「置入性行销」、「收买媒体式」的电视广告支出,应立即删除。在过去只能看到,动员召集令电视通告,现在则常看到以秒计价、「某某部关心你」的政府电视广告,这在民主先进国家,是看不到的。

第四,中央、地方政府及其附属机关不必要的「公关费」、「敦亲睦邻费」、不合理、不公义的奖金,不当的委託、外包费,节庆烟火费,开会点心、水果费,以及「没钱假大板」使用商务舱等、将各级公车双B配备、奢侈化之费用,如果马上删减,每年也可以为人民省下数百亿元之支出。

以上所指,只是荦荦大者,监察院及立法院预算中心对于各级政府及其附属机关偏差採购、建筑滥支的情事,也早已多所指摘。今日所要做的是,执政者要勇于面对国家财政赤字危机,起用有使命感、企图心、负责任的改革人才,抓好改革方向与重点,全面杜绝政府滥支,才能打造「幸福的台湾」!

(作者为东海大学裸退教授)

(中国时报)

    热门排行